Top
首頁 > 正文

專訪中科宇圖研究院劉銳:從還原“扇貝之謎”,看衛星大數據重塑企業數據

從2014年到2019年,上市公司獐子島反復導演“扇貝大逃亡”:跑了,死了……六年四次“扇貝大逃亡”。2020年6月,“扇貝去哪兒”才終于迎來最終季。證監會果斷出手,借助北斗導航定位系統破解了“扇貝之謎”。
發布時間:2020-07-28 17:36        來源:賽迪網        作者:秦耳

夏天最美、最涼爽的時候在夜晚。夜幕降臨,人們開始渴望美好而放松的一餐。燒烤,尤其是海鮮燒烤似乎正能配的上這夏夜的喧囂。就是在這個人們對于海鮮充滿無比渴望的季節,獐子島(002069.SZ)這個中國北方最大的海產品養殖、加工、貿易上市公司,一次次上演“扇貝跑了”的戲碼。

從2014年到2019年,上市公司獐子島反復導演“扇貝大逃亡”:跑了,死了……六年四次“扇貝大逃亡”。2020年6月,“扇貝去哪兒”才終于迎來最終季。證監會果斷出手,借助北斗導航定位系統破解了“扇貝之謎”。

6月24日,證監會對獐子島作出市場禁入的決定。在對獐子島的調查中,證監會委托包括中科宇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科宇圖”)在內的兩家第三方專業機構運用地圖大數據技術還原了采捕船只的真實航行軌跡,復原了公司最近兩年真實的采捕海域,進而確定實際采捕面積,并據此認定獐子島公司成本、營業外支出、利潤等存在虛假。

至此,獐子島的“扇貝”鬧劇終于落幕。但是,有心的讀者或許會產生這樣的疑問,“獐子島‘扇貝事件’早在2014年便發生了,到2020年‘扇貝事件’也多次重復發生。時間跨度六年之久,為什么對獐子島的處罰現在才蓋棺定論呢?”

帶著這樣的疑問,賽迪網/《互聯網經濟》雜志記者采訪到“證監會‘獐子島’調查”的重要參與方中科宇圖副總裁、資源環境科學研究院院長、首席科學家劉銳,聽他講述如何通過“衛星大數據”利用地理信息技術調查出“扇貝跑了”的始末緣由,以及“衛星大數據”在當前市場的應用和發展前景。

圖片2
劉銳  首席科學家 中科宇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
資源環境科學研究院院長

在采訪前的準備階段,記者也對中科宇圖這家公司進行了充分的資料收集,同時也對“衛星產業”進行了調查。記者了解到,中科宇圖成立于2001年,是中國領先的地圖大數據與智能化解決方案服務商。公司以地理信息和遙感技術為優勢,為客戶提供地圖大數據與智能化解決方案、軟硬件產品、管家式服務??偛课挥诒本?,目前已經形成全國6大區域分公司,業務遍及全國300多個城市和地區,擁有上千家客戶。

目前,中科宇圖與多家科研機構成立了數字環保實驗室、數字流域實驗室等科研平臺;獲批了院士專家工作站、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環境監測大數據應用關鍵技術北京市工程實驗室等。由多名院士和知名學者組建了“戰略發展與科學技術委員會”,形成了“政產學研用”科技成果轉化體系。公司承擔了國家重點研發計劃、國家科技支撐計劃等重大課題;并榮獲了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生態環境部科學技術獎、中國工程院光華工程科技獎、甲級測繪7項、CMMI5等榮譽資質200余項,軟件著作權300多個,專利百余項;出版智慧環保、環境大數據、大地圖等專著10余部。

而在對“衛星產業”的調查中,記者了解到,目前全世界的航天產業年收入,已經超過了3500億美元,其中衛星產業占到了總收入的79%。這是什么概念?2016年全世界的互聯網產業的總收入,也就是把谷歌、亞馬遜、騰訊、阿里這些企業的收入全都加起來,也就是3800億美元。這就是說,衛星這個產業,已經悄悄地發展到可以和全球互聯網產業的規模相提并論的程度。

而且,隨著埃隆·馬斯克的“星鏈計劃”影響,大眾也再次燃起對“大航空時代”的向往。目前,我國衛星產業也在積極探索當中,根據《中國衛星導航與位置服務產業發展白皮書(2019)》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衛星導航與位置服務產業總體產值達3016億元,較2017年增長18.3%。其中北斗對產業的核心產值貢獻率達80%,由衛星導航衍生帶動形成的關聯產值達1947億元。

    揭秘“扇貝事件”真相,衛星大數據為企業提供新維度

記者首先問到讀者都關注的問題,“為什么獐子島‘扇貝事件’早在2014年便發生了,但對獐子島的處罰直到六年后的現在才真正蓋棺定論?”。劉銳院長回答道,調查這個問題需要抓住獐子島財務不實的主要矛盾。

當時獐子島公司在2014和2015年已經連續虧損了兩年,如果2016年不能轉虧為盈,公司將會暫停上市。為了達到盈利的目的,獐子島利用扇貝底播養殖的成本與采捕船捕撈面積直接掛鉤的特點,少報了捕撈面積來虛減成本。

當時,證監會已經上島做了大量的實地調研。但其中一個難點是需要提取證明出海和捕撈的具體成本材料,這是舉證獐子島非常關鍵的材料。獐子島捕撈面積由公司捕撈人員以月為單位匯報給財務人員,具體區域無逐日采捕區域記錄可以核驗,這種無監督無核驗的成本結轉執行過程可能導致公司利潤失真。

期間,在調查過程中,證監會發現采捕船產生的北斗定位數據能對他們取證起到幫助。

那么,這一次中科宇圖是如何幫助證監會還原“扇貝逃跑”之謎呢?

首先,證監會發現獐子島公司的每艘作業船只上,都裝有北斗導航系統。這一裝置的本來用途,是漁政部門為了預防船只在海上相撞而要求配置的。有了北斗導航,每艘船只的航行路線將會一目了然;其次,證監會對獐子島發起的調查,時間是17個月。證監會依照獐子島2017年9月披露的《關于開展2017年秋季底播蝦夷扇貝抽測的公告》和同年10月披露的秋測結果,以獐子島給定的120個調查點位135萬畝海域為“對照樣本”。

中科宇圖配合證監會對這段時間抽測船航行的路線進行“地圖大數據”分析,畫出了抽測船的行駛軌跡。同時,通過大數據分析明確了獐子島的海產品養殖面積。最終,發現抽測船只在執行秋測期間并沒有經過其中60個點位,船只根本沒有在這些點位執行過抽測。簡而言之,檢測結果發現:獐子島的海產品實際養殖面積,與獐子島的財報登記面積存在嚴重不符,獐子島虛報了海產品養殖面積。

圖片1

劉銳院長表示,這次證監會揭露“扇貝出逃”真相,是科技進步帶來的成果。由于衛星大數據的興起,通過衛星的獨特視角,很多企業數據的屬性正在發生變化。

除了市場信息之外,環保監管機構也會因為通過“衛星大數據”整合的遙感技術而獲得新的能力。比如說,像是高耗能企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還有高污染企業是不是擅自排放了污染物這種數據,以前只能由政府部門進行抽查,或者安置一些傳感器進行局部的監測。但是未來這些數據,都有可能通過遙感衛星進行實時的計算和監督。

中科宇圖在這方面的研究更深入,他們在自主研發的“時空大數據平臺”基礎上,匯聚、規整、建設多維測繪、政務、物聯網、互聯網數據;并利用物聯網、互聯網、云計算、高性能計算、智能科學等新興技術手段,對城市居民生活工作、企業經營發展和政府行使職能過程中的相關活動和需求,進行智慧的感知、互聯、處理和協調,使城市構建成為一個由新技術支持涵蓋公眾、企業和政府的新城市生態系統。

“二維”到“三維”躍遷,衛星大數據正成為下一個風口

在了解“扇貝出逃”事件的始末緣由后,記者向劉銳問及“衛星產業”以及“衛星大數據”相關領域發展前景。劉銳講到,提及“衛星產業”很多人會聯想到科創圈內火熱的“大航空時代”設想,“大航空”產業與“人工智能”產業現在并稱為“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重要發展領域。如今這個領域的熱議表面上是因為埃隆·馬斯克的SpaceX公司和他大膽的“火星殖民計劃”過于亮眼而引發,更多實際上因素是發展大航天產業的技術積累已經達到了可以商業化、產業化的階段,而且市場對于“大航天”產業的實質性需求已經產生。

眾所周知,“衛星產業”是大航天產業的基礎,就當前專業機構的調查數據表明,僅在我國衛星導航衍生帶動形成的關聯產值達1947億元。為什么會有如此大的市場規模呢?

劉銳指出,首先,衛星的發射和研發的成本大幅度的降低,直接促進了商業航天的發展。目前,衛星的“微小化”已經成為發展趨勢,“一箭多星”未來將成為常態,這就為衛星滿足多樣化商業需求提供了可能性。

其次,是市場對衛星產業的真實需求的迫切性在不斷上升。我們要了解到,如果擺脫地面束縛站在“空、地”角度下去思考會發現,由于衛星的出現,讓人類眼界真正實現“二維”到“三維”的躍遷。在前幾年的互聯網產業圈里流行著“降維打擊”這樣的術語來形容對行業有革命性變革的商業事件,那么對于衛星產業而言似乎應該被定義為“升維產業”其中的商業機會和前景應該不言而喻。GPS導航、馬斯克的通信衛星“星鏈計劃”以及中科宇圖借助導航技術幫助證監會還原“扇貝出逃”的真相,這一系列事件都說明衛星產業前景一片光明。

“衛星大數據”則是屬于衛星產業下,通過對衛星數據的采集、匯總、方案應用而形成。中科宇圖在衛星大數據的基礎上,利用自身在地理信息、導航和遙感技術的優勢,結合AI技術對于圖像處理能力,形成了中科宇圖自身的“地圖大數據平臺”。而中科宇圖在衛星數據應用上,也已經形成北斗導航、GPS雙應用模式。

目前,中科宇圖基于地圖大數據資源體系,打造二三維一體化地圖大數據云平臺,為自然資源、公安、通信、金融、能源、交通、環境、水利等行業提供大數據時空化、可視化、智能化為一體的綜合解決方案。在生態環境領域深耕多年,為生態環境行業提供“智慧環保”系統化解決方案,并結合無人機、無人船、機器人監測、激光雷達等技術手段,業務延伸到精準治霾、系統治水和科學治土領域的管家式服務。為生態環境行業提供綜合性整體解決方案?! ?/p>

“地圖大數據”服務多個領域,引領產業創新發展

在談及“衛星大數據”的應用方面的問題。劉銳表示,因為衛星遙感的性能也在不斷地提升,以至于圖像的分辨率開始突破了足以產生商業價值的臨界點。當前商用遙感衛星的分辨率已經達到了0.5米以下,這種分辨率已經可以有效地區分車輛和人員了。全球大部分“衛星大數據”公司都在基于這個技術條件,在開發更多的商業化應用場景。

而且,隨著AI技術對于圖像處理能力的提升,大量衛星圖像可以用計算機進行識別和分析了。結合這些技術的發展,人們就可以從浩如煙海的圖像數據中,搜尋出有價值的信息。這樣的技術成熟也導致了“衛星大數據”產業如今,如火如荼的發展。

而中科宇圖在“衛星大數據”場景開發上,已經走在行業前列。目前,中科宇圖在基于自身地圖大數據服務平臺、天空地一體化數據采集、生態環境大數據等技術在自然、公安、能源、通訊和金融等領域都有應用。

在近些年的大氣污染防治領域,中科宇圖的“天空地一體化”實現監測數據精準化。只依靠衛星遙感數據進行分析并不準確,需要配合近地面實時監測數據的校核驗證。中科宇圖建立一套“衛星遙感+無人機+地面監測”等十余種監測手段為一體的“天空地”立體化監測體系,可全面掌握污染物濃度和污染源活動狀況。

在保險領域,中科宇圖通過建立基于衛星遙感數據的“信息化平臺”實現了對于農業保險的精準理賠。衛星遙感配合無人機航拍,再結合地面勘查,三者獲取天上、近地面、地面數據,所獲的數據仍要進一步進行處理融合分析。中科宇圖的信息化平臺通過對農作物面積、種類、長勢情況進行分析,深入挖掘數據價值。2017年,中國銀保信以國家深度貧困村-四川涼山州昭覺縣火普村為試點,創建“保險精準扶貧實驗室”,委派中科宇圖在銀保信農險基礎平臺的基礎上,以農險業務數據為基礎,結合多時間序列的時空大數據,通過衛星、氣象模型、環境模型等得到最直接的數據,建成綜合數據管理系統和農業保險GIS系統,農業保險業務數據的空間可視化展示和綜合分析,減少了風險的影響,為當地開展精準扶貧工作提供了技術支持。

在采訪最后,劉銳院長談起他對于衛星產業發展的展望。他講到,衛星產業發展的好壞對于我國科技產業是否能夠持續發展至關重要。衛星產業尤其是衛星大數據領域屬于新興產業,對于其商業模式、產品場景的開發都是“0到1”探索,這個年輕的產業需要更多的年輕人進入,開拓更多屬于中國的真正自主創新。(文/秦耳)

合作站點
stat
贵州快3一定牛v